兩代人的鐵軍情
  時間:2018-07-19  點擊量:   
【字體:


兒時,我常聽父親講,最不容易的兵種就是鐵道兵。父親的這個認識源於1965年至1972年鐵道兵修建京原鐵路時的崢嶸歲月。

當時,父親作為民兵與鐵道兵戰鬥在一起,目睹了鐵道兵逢山鑿路、遇水架橋的精彩與建設過程的壯烈。

京原鐵路修建難度不亞於成昆鐵路,鐵道兵們一手拿槍,一手拿工具。當年隧道遭遇塌方,4名戰士、4名民兵被堵在導坑裏,經過一晝夜緊急搶險,終於挖出可一人爬出的洞口。生死一線之際,8位士兵卻爭先恐後地陳述自己要最後逃生的理由,最後還是班長命令民兵先行。在下莊隧道施工時,25名鐵道兵在塌方來臨時,為了保護槍支,全部遇難。全長7031.9米的驛馬嶺隧道,是20世紀70年代中國最長的隧道,有十幾處斷層、200多個溶洞,還有許多暗河,團長侯日菲在隧道裏搭床鋪過夜、指揮作戰……這就是鐵道兵,這就是最可愛的人!

京原鐵路沿線的老人們談及鐵道兵,至今仍感動流淚。老人們說做夢時仿佛都能聽到“老鄉借口水喝”的吆喝聲;仿佛又看到老太太挎著一籃子雞蛋,拿著兩個菜包子送給鐵道兵戰士……

在他們剛強的意誌裏,奔湧著焚毀一切艱難的岩漿。在永定河畔,鐵道兵們率先生產出了鋼筋混凝土預應力橋梁,時任國務院副總理的李先念聞訊親臨現場,中國鐵建房山橋梁廠從此誕生。這就是敢為天下先的人民鐵道兵!是自力更生、不等不靠的央企!

京原鐵路的修建對晉煤外運,加強首都戰備起著重要作用。一條鐵路承擔著一個國家的戰略任務,一條鐵路牽動著整個民族的命運。 

修建完京原鐵路,父親闊別了鐵道兵,但牽掛從未中斷。8年前,我入職中鐵建設,父親告訴我這是鐵道兵的部隊,從民兵到新兵,這是兩代人的傳承。

2016年勞動節期間,我參與了鐵道兵紀念館的部分修繕工作。一件件珍貴的文物告訴我,是戰爭磨礪了人民鐵道兵,淬煉了鐵道兵的兵魂。

大軍打到哪裏,鐵路就修到哪裏。戰爭時期,登高英雄楊連第冒著隨時墜落的危險,在日本專家、蘇聯顧問束手無策時登上40多米高的橋墩,提前完成搶修任務;副班長袁孝文被炸斷雙腿,仍堅持爬行300多米,設置響墩,耗盡最後一滴血也要保證軍用列車的安全……這就是答案,這就是鐵道兵的兵魂! 

一條鐵路,兩根鋼軌,它是鐵道兵戰士獻身精神的結晶;那一座座聳立在藍天白雲之間的橋梁,就是鐵道兵戰士的鋼筋鐵骨鑄就的豐碑。他們肩負著神聖的使命和責任,用鋼鐵的意誌、辛勞的汗水,永不停歇地傳播著奉獻、拚搏和力量!(董永全)